@ry

© Rina
Powered by LOFTER

TeamScienceBros:

【授权汉化】Yesterday
作者:熊

迟早完蛋

左轮:

1

李诞第一次见到池子是在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幽默小区组织的脱口秀演出,票价八十。

演出场地在一家书店的二楼,又黑又土又瘦的年轻人穿着件灰色的半袖,胸前印着白色的单词:Bullshit。太阳穴两侧的头发剃得很短,余下的头发在脑袋顶上扎了个揪儿。从造型上来看,谐得浑然天成。

浑然天成的黑土瘦握着麦克站在高高的书架前,背对着一溜儿的世界名著妙语连珠,机关枪一样七分钟抛了十三个段子。从地域文化到针砭时事,气氛炸得不得了。

一米八三大诗人李诞站在观众群里,海豹拍手.GIF似的啪啪给那个年轻人鼓掌。

李诞是个很擅长搭讪的人,前提是这个人他瞅着顺眼。

演出结束后黑...

【李诞x池子】人间值得

金刀会会长:

给自己立了个flag,写一篇这对的文。


从《今晚80后》《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一路看过来,激萌两兄弟,通透男人和天真少年的组合,没粮只好自割腿肉。


老规矩,OOC大锅由我背,蒸煮开心我开心,蒸煮不开心我下岗。


————————————————————————————————————


李诞前脚宣布戒酒,暴躁的95后少年池子后脚就掏钱租了两双溜冰鞋,微博po了一段李诞笨拙培养健康爱好的照片,用实际行动来督促他的homie戒酒,李诞正在驰骋冰场蛇皮走位的时候手机铛啷啷地响,刚要掏兜的时候...

【黑豹】(雙豹組/一發完)Lullaby

年夏:

#電影之後。
#寫太多黃文,稍微換一下口味。

#完全不知道這篇敏感在哪XD


***


隨緣 


備份(請用瀏覽器開啟)


【暂未授权翻译】【SouthPark】SleepWalker 梦游人

少年亚瑟:

【暂未授权翻译】【SouthPark】SleepWalker 梦游人 序及第一节


原作AO3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324018.


:)


第一次翻译,请多指教。一切错误都是我的。


尽量在这两天内翻译完,(最近学期赶进度比较忙,如有拖延请谅解)


无Beta。请帮忙捉虫,感激不尽:)


翻译完毕以后会有修正,可以养肥再看。


CP:Stan Marsh/Kyle Broflovski(斜线不代表攻受)


提醒:有暴力描写


Posted...

[Cyberwar][剧本][混部]「中」

civet·狸·kikyou:

布查拉提:我们必须改变策略。特里休!对方是如何识破你的?她如何知道你就是那个账号?
纳兰伽:对方破译了她的编码,当然知道那个编码方式是她的风格啊。
福葛:那么特里休一定也知道对方是谁了?

歌剧院

乔纳森:很遗憾,你的队伍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
乔鲁诺:这是个偶然形成的队伍,其中有我认识的人,但是不是我的队伍。不过我由此确信了一件事情。
乔纳森:什么?
乔鲁诺:另一方是一个队伍,你的。
乔纳森:也是你的。

Whatsapp 群

匿名:很遗憾,你们有些人的手机恐怕要回厂检修一下了。
天下第一美:这是什么?你是谁?
草莓:因果律警察被搞了?
匿名:你们好像很...

-Kyle Broflovski的毕业照

Cocytus:

1508坦与2109凯,以及四年级生们。

隐晦Style表现,月球上没有虎鲸。

“嗨,你们两个,看这里。”
Kyle Broflovski转过头去,他正好看到了一台黑色的巨大相机对着他,巨大的镜头好像要把一整个班的人全都吞进去一样。事实上,它也确实是这样运转的没有错:快门一按,铡刀一闪,大家通通脑袋落地。
六月吹来的暖风让他从头到脚凉透了,所以他的身体剧烈的抖了抖。正巧就站在他旁边的Stan Marsh被这一动作弄得相当莫名其妙,他将烈酒的瓶子藏进夹克里,拿衣服把它裹好,然后目视前方和其他的小孩一起看着快门。——可是,他目光真正集中的地方却是在他的好朋友Kyle身...

【仗露】我的吉他在温柔的哭泣 01

画虎兰:

*四部后日谈(大概是99年9月?)


*标题来自披头士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承花出没,中年男人们在杜王町的退休生活之我见




第一章:


东方仗助:“第一把吉他?啊,是Telecaster,我第一次看见它是在保坂音乐商店,在橱窗那、你骑车经过站前路商店街就会看到。大概要两万五日元,那可是1999年啊,对于每天打柏青哥的高中生可是好大一笔钱、我可不能再从我老爸的皮夹子里偷钱啦。”


东方仗助:“我就跑去他家,有没有洒几滴眼泪我倒不记得了,下跪是肯定的,‘拜托了!无所不能的漫画家大人!...

JOJO - 空位留存

Last Solo:


一篇不太像糖的糖,我的仗露终于告白了可以R了……


29话够我吃到过年,啊,感谢苍天。




>>



再后来,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前一分钟才因一点破事吵嘴吵得大动干戈,互相扯着领子推推搡搡的对骂很快就升级成了上房揭瓦。嚣张地挥舞着拳头却始终没有真正落下的男孩儿终究败下阵来,气得憋红了耳根,眼眶里晶晶亮的东西像清晨汇聚在薄荷叶子尖儿上摇摇欲坠的那一大颗露水,被一个伪装成擦汗却装得相当失败的动作偷偷抹在了掌心。然后,突然说了一句。


“我要走了,露伴。”...

Scarborough Fair(斯卡堡集市)【5】

无声茧:

【HPSS中短】


【Tell him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叫他替我做件麻布衣衫

【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work】

上面不用缝口,也不用针线


哈利走过荒草不生的小巷。

他不曾注意过徘徊的指针,黑色的水和倾倒的树,就像他不曾注意过干涸的血迹,枯萎的花和渐起的风。

那个孩子抱膝蹲在角落,衣衫褴褛,瑟瑟发抖。


哈利认识他。

他认识他身上的每一道疤,皱眉的角度,还有那双睨视的眼睛。


“……你好。”

可是他还不认识自己。他不会那样厉声喊自己的姓,...

1/3